穿成暴君的外室以后(宋瑶楚承昭)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

心灵最深处的小说,轻易得到的不会长久,长长久久的,不会轻易得到。

版本:未删减时间:2019-04-03

类别:小说阅读等级:

我想,感情很多时候都只是一个人的事情,我爱你与你无关,爱和不爱都只能自行了断,太阳城娱乐城本站APP免费在线阅读《穿成暴君的外室以后》未删节全集目录。关注本站太阳城娱乐城《穿成暴君的外室以后》小说全本吧。

热门穿越重生文——穿成暴君的外室以后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分享给您,生命是一场遇见,在人来人往之间,最稀罕的就是你会遇见另一个自己。古色古香、布置雅致的房间里,窗垣里透进一丝光,她睁眼盯着帐顶发了会儿呆,就听到了外头有了人来人往的响动。“娘子,起了没?”外间传来大丫鬟轻音的询问声。宋瑶翻了个身,将脸埋在绸缎被面上,闷闷地说:“我想再睡会儿,不用管我。”

宋瑶楚承昭简介

倒霉蛋宋瑶摔了一跤,穿成了古代贵公子的外室。
贵公子俊美,有钱,武艺了得,性情透着古怪,
宋瑶想逃,又没那个胆量,只能迂回战术,让贵公子先厌烦自己……宋瑶吃呀,喝呀,使劲耍脾气,
可奇怪的是,那个贵公子非但没有讨厌她,怎么还对她越来越好了???
而更匪夷所思的是,某天伺候的嬷嬷无意间提起了他们公子的名讳。
宋瑶手里的筷子掉了,嬷嬷你说谁??你们公子是谁??
……天哪她怎么穿成未来暴君的外室!!!
……天要亡她啊!!!
大概是一个我以为我是倒霉蛋,你却把我当锦鲤的故事。

太阳城赌城精彩试读

第二天一早,宋瑶被周嬷嬷喊了起来。
宋瑶已经被告知了今天要去安毅侯府,所以虽然困倦,还是立刻爬起了身。
周嬷嬷开了衣柜给她选衣裙。衣裙是宋瑶来了以后,周嬷嬷让人去成衣铺子置办的现成的,各种花色都有。只是周嬷嬷之前觉得宋瑶长相身材妖冶得有些过头,所以总给她选一些素色的,款式比较宽松的穿。
宋瑶之前也没在乎这些个,都是周嬷嬷拿什么她就穿什么。
只是今天不同,今天宋瑶可是要去和侯府当家太太作对的。
“嬷嬷,我想穿那条百花裙,颜色鲜亮些,看着也舒服。”
衣柜里确实有一条桃色的曳地百花裙,裙子的料子自不必说,是上好的锦缎,裙摆用金线绣了各种花,又填充了彩线,各色花朵栩栩如生,争奇斗艳,鲜艳异常,算是那家成衣铺子的镇店之宝,只是因为太过艳丽,常人压不住,价钱又不便宜,一直没有卖的出去。周嬷嬷去采买的时候,也没细看,只大致说了宋瑶的身形,让人收拾了十几条家常能穿的出来。
后头买回来,周嬷嬷就觉得这裙子也是艳的很,宋瑶穿上身不知道要成什么模样,就一直放在里衣柜最里头。
周嬷嬷迟疑道:“衣柜里还有别的,不然娘子再看看其他的吧。”她现在看宋瑶当然是没有半点不顺眼了,只是想着她此番是第一次去侯府拜见,这么穿有些打眼。且府里世子最是喜欢妖妖娆娆的年轻女子,太太格外讨厌别人打扮鲜亮。
“不嘛,我就想穿这个,其他的款式都好普通,就这条裙子款式料子都好,穿着这个去侯府才不算失礼。”宋瑶小声地撒娇。
“这……”周嬷嬷还是不放心。
恰好这时候楚承昭过来了,听了一耳朵,就出声道:“嬷嬷随她吧,反正穿什么并不重要。”
也是,太太可不会因为宋瑶穿的合她眼缘就会看她顺眼。周嬷嬷遂也不再多说什么,把裙子拿了出来。
宋瑶一看到楚承昭就动作飞快地倒回了床上,把被子拥到身上,裹得像个圆胖的蚕宝宝,只露出一张白净的小脸,脸颊泛红,像一朵儿这初春时节绽放枝头的小小桃花。
楚承昭看着好笑。两人孩子都有了,她这是害羞什么呢?而且他进来的时候可瞧见了,她的寝衣宽松厚实,他的眼睛又不能透视,哪儿能瞧到什么。
周嬷嬷也跟着笑,笑着对楚承昭道:“公子先出去候着吧,老奴手脚快点给娘子梳洗,不会耽误什么功夫的。”
楚承昭摸了摸鼻子,无奈地被周嬷嬷‘赶’出了内室。
他走了以后,周嬷嬷和轻音伺候了宋瑶洗漱,给她上妆梳头。
化妆的体验对于宋瑶来说很是新奇,毕竟上辈子她成年的时候化妆品已经是顶级奢侈品。不过周嬷嬷也没给她浓妆艳抹,只是给她涂了润肤的面脂,替她描了眉,擦了一点花瓣制成的腮红和口脂。
至于发髻,自然也要梳成妇人模样。只是宋瑶年纪小,太隆重的发型也压不住,周嬷嬷就让轻音给宋瑶梳了一个朝云近香髻,发饰则选了一根镶嵌和田玉的银簪,上头镶嵌的和田玉虽然块头不大,但成色通透,雕成了精巧的梅花形状,看着优雅又清新。
“嬷嬷,我想戴这个。”宋瑶从妆奁里选了一支七宝琉璃的彩色发钗。
她当然就是存着坏心思的,虽还没见过侯府那个当家太太,但想着不论哪个年纪的女人,总是不喜欢别人美过自己太多的。尤其那太太想来年纪也不小了,穿戴不了鲜艳的东西,所以宋瑶选了一条金线百花裙还不够,还想再戴些花哨的首饰。
周嬷嬷不知道她的小心思,只是耐性地教导她道:“娘子听我的,这衣裳和首饰的搭配,就该有所取舍,有所侧重。今日你穿的裙子已经十分绚烂,配饰上则该往简洁优雅了选,不然通身上下都是惹人注目的鲜亮颜色,非但不好看,还会显得艳俗。”
原来还有这么多讲究,宋瑶恍然地点了点头,打扮这方面她确实一窍不通。
未几,宋瑶梳妆完成。她站在铜镜前转了个圈,倒也没看清好不好看——铜镜实在太模糊了。
周嬷嬷和轻音在一旁看着她孩子气的举动都笑了,催着她别光顾着照镜子了,外头她们公子还等着她出门呢。
宋瑶走出内室的时候,楚承昭正摸了一本书坐在外间看着。
因为身边没有过女人,楚承昭从来不知道原来女人出门要做这么漫长的准备。不过他素来耐心好,倒也没有急躁。
“我……妾身好啦。”对上楚承昭的时候,宋瑶的声音不自觉地就低了下去,配合着少女娇软的嗓音,显得格外甜糯。
楚承昭放下书站起身,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,而后愣了愣,轻咳一声,迅速地偏过了头。
宋瑶不知道的是,她原本身形就是玲珑有致,身上的裙装或许是买的成衣的缘故,显得稍微有些紧,越发衬托的腰线窈窕,胸脯鼓胀。周嬷嬷给她上的妆也好看,面色呈现自然是红润,唇见一抹绯色,没有掩住她的天真娇憨,却添了一丝人妇的妩媚。当真是媚而不妖,艳而不俗。
楚承昭到了这时候才知道,宋瑶居然是如此的好看。难怪连大老粗邹鑫都说宋瑶模样好,配的上他。
楚承昭觉得自己耳根发烫,抬脚就往外去了。
周嬷嬷正给宋瑶系披风呢,宋瑶看到他出去了,也急忙跟上。
急的周嬷嬷在后头喊:“娘子慢些,千万仔细别摔着了!”
楚承昭人高脚长,迈得步子也大,宋瑶迈着小碎步跑起来,才勉强跟上。
外头天阴沉沉的,冷风一吹,楚承昭面上的温度就消了下去。他放慢了脚步,等宋瑶完全跟上了,才继续往前。
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宅子的大门,飞歌已经在马车旁边等着了。
看到宋瑶居然也跟过来了,飞歌的脸挂了下来,只是这几天吃了好几顿挂落,飞歌也不敢多问多说,还得当着楚承昭的面妥帖仔细地把宋瑶扶上了马车。
宋瑶上马车的时候才发现赶车的车夫是邹鑫。邹鑫站在一旁,缩手缩脚地颇为局促,和宋瑶的眼神一对上,他就心虚地垂下了眼睛。
想到这人做过的混账事,宋瑶横了他一眼,才掀了车帘子坐了进去。
楚承昭并不坐车,而是骑了马,一车一马就往安毅侯府去了。
这是宋瑶进京第一次进门,她有些好奇地掀开窗帘往外瞧。恰好楚承昭骑着马和马车相傍而行,她掀帘子,他下意识地转过脸,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一碰,而后各自别开了眼。
宋瑶刷一下就把帘子放下了,楚承昭也抖落了一下缰绳,走到了马车前头。
听到马蹄声远了以后,宋瑶才再次掀了帘子,吉庆街上已经有铺子开张了,大多都是卖吃食的,各种吃食的香气伴随着店家的叫卖声从街头传到了结尾。
宋瑶贪婪地吸了吸鼻子,肚子不争气地‘咕咕’叫了两声。
“嗤——”飞歌嗤笑出声,声音不冷不热地道:“一会儿可就到侯府了,娘子千万别出洋相。我们太太是最重规矩不过的人了,娘子的身份本就不甚光彩,到时候要是有个行差踏错,便是公子也保不住你。”
宋瑶像听不懂她话里的冷嘲热讽似的,问她说:“你们太太脾气很大?”
“太太是世子夫人,掌管中馈,自然是有几分脾气的。”飞歌把宋瑶上下一打量,看她发髻上只插了一根银簪,身上的披风也是淡淡的红梅色,绣着几朵并不打眼的小巧梅花,“娘子也算聪明,知道我们太太最恨人穿红戴绿的哗众取宠。别怪奴婢不提醒娘子,侯府可不是外宅没有规矩,娘子还是谨言慎行的好,别到时候行差踏错,惹了太太不快,还牵连了奴婢。”
宋瑶弯了弯唇角,果然她挑选的裙子没错!
“我懂了。”宋瑶点了点头。
飞歌奇怪地看着她,并不明白自己哪句话就惹得她发笑。
不多时,马车停下了。
宋瑶被飞歌扶着下了马车,邹鑫本来也是想扶的,不过宋瑶看到他就来气,情愿把手递给飞歌,也不拿正眼瞧他。
下车之后,入眼的是一座黑瓦白墙的巍峨大宅,檐下挂着一个金漆牌匾,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‘安毅侯府’四个大字。宋瑶将将认出了这几个字,却不知道这个牌匾是当年老侯爷开府邸的时候,永平帝亲自书写的。
安毅侯府的大门紧闭,宽度大约可容十余人并行进入,门边是两座怒目圆睁的石狮子。从外面看,整个侯府都透出一中庄严肃穆的氛围。
邹鑫去扣了门,过了好半晌才有门房优哉游哉地把门打开了一条缝儿,探出了半边身子。
门房看到了站到门口的楚承昭,忙‘哎哟’一声,说:“原来是十六少爷回来了。少爷恕罪,小的也不知道您今日回府。”话是这么说,门房却半点慌张的意思也没有,更别提主动开门了。
楚承昭面色不变,似乎是对这种情况已是司空见惯,“我回来瞧瞧老侯爷,你且开门。”

太阳城平台段落标题

第18章
楚承昭收拾了一下自己看的书,又写完了手边的批注,这才施施然往后院去了。
这可给邹鑫在旁边急坏了,再磨蹭下去,可就一口都捞不着了啊!
楚承昭进到后院的屋门外,就闻到了烤鸭的香味。
他弯了弯唇,撩了帘子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问:“什么味道这么香?”
屋里,宋瑶已经吃完了两个鸭腿,细碎的骨头吐了一桌,小嘴上油光锃亮的。她已经有了七八分饱,但想到这事周嬷嬷特地为她忙了一下午做出来的,也不想浪费。周嬷嬷就去灶房拿了刀,将烤得最美味的外皮片了下来,让她蘸酱吃。
宋瑶正好吃完最后一口烤鸭皮,就看到了负着双手走进屋的楚承昭。
‘嗝’一声,宋瑶打了个响亮的饱嗝,然后连忙擦手,起身给他见礼,缩到了周嬷嬷身后。
楚承昭的眼神落到了桌上只剩下一副鸭架子的烤鸭,微笑僵在了唇边。
不是给他准备的吗?怎么只剩下一副鸭架子了?而且烤鸭皮呢,一块都没有了?
周嬷嬷看到楚承昭,神色也越发温柔了,看来他们公子还是心肠软的,中午给宋瑶摆了脸子,这会儿又过来了,明显就是来求和的。
“老婆子去给娘子泡杯果茶消消食儿。”周嬷嬷拍了拍宋瑶的手背,利落地把桌上吃剩的烤鸭给收拾走了。
楚承昭:……
鸭架子也不给吃一口的吗?
宋瑶惴惴地在楚承昭相对的座位上坐下。
这男人不是宫中侍卫吗?怎么这么闲的啊。她现在什么都不想,就想好好养身子,但是他能不能别老在她面前晃悠啊!这老是担惊受怕的,谁顶得住啊?
“烤鸭……味道怎么样?”楚承昭有些尴尬,已经明白过来是自己会错意,但也不能表现出来,只能若无其事地和宋瑶攀谈。
宋瑶又打了个嗝,生怕嘴里的味道传过去惹他厌恶,忙不迭用帕子捂住嘴,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楚承昭眼神不自觉地落到她的唇上,上回他就已经注意到了宋瑶唇形极美,这会儿她用帕子捂过以后,唇色越发***欲滴,而嘴角的那一点油光,就更是惹人遐想——楚承昭的眸色暗了暗,其实从她的唇上,也可以尝到烤鸭的味道吧。
宋瑶被她盯得发毛,只能尴尬地笑着同他寒暄:“公子这两日都在府中,没有公务要忙吗?”
楚承昭收回目光,觉得自己想法有些唐突,便垂下眸子看向别处,“前段日子入宫述职,圣上允了两日假。明日我便要入宫当职了,到时候要留宿宫中,你有什么需要,便同周嬷嬷讲。”
宋瑶偷偷松了口气,去当值就好,不然日日这么对着,怕是给她吓出病来。
两人都不熟,寒暄了两句也就无话可说了。屋内安静得落针可闻。
宋瑶坐如针毡,巴巴地看着门口,就等着周嬷嬷回来了。
好不容易过了挨过半晌,周嬷嬷端着茶盏终于回来了。
宋瑶眼睛一亮,终于从尴尬的氛围中解脱出来,接了茶盏捧着喝了一口。
果茶里面放了桂圆和红枣,还放了蜂蜜,甜甜的很是可口。
宋瑶喝完半盏,餍足地叹息一声,“嬷嬷,怎么不放山楂呀,酸酸的感觉更好吃。”
周嬷嬷就耐心解释道:“消食自然是山楂效果最好,但娘子现在的身子却是不适合的。”
看着宋瑶懵懂的样子,周嬷嬷就干脆和她说起孕早期需要忌口的东西。
宋瑶乖乖地听了,默默在心理记下,遇上不明白地就问上两句。
楚承昭坐在一旁,看着她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畅快,他一句也插不进去,格格不入的好似是个透明人。
他心里也挺纳闷的,周嬷嬷和宋瑶相处还不到一个月,怎么就感情突飞猛进成这样了?
若只是为了宋瑶肚里的孩子,周嬷嬷也不该对宋瑶好到越过他去啊!这要是他日宋瑶真生出一男半女的,他这地位还得往后稍稍?
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听着他们琐碎日常的聊天,他不仅没有觉得不耐烦,反倒是觉得前所未有的平和。只是转念想到他和宋瑶的关系依旧是名不正言不顺,宫中的态度也颇为诡异暧昧,他不禁又苦涩起来。
他心中对宋瑶腹中的孩子是十分期待的,可如今这局势,他却更宁愿是大夫误诊了。
……他这庶出的日子已经够难过了,若这孩子出生就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外室子,那往后的境遇怕是比他这当爹的还是困难百倍。
一直到第二天楚承昭入宫上职,他的心境也没有调整过来。
这日与他一起当值的是刑部尚书家的小公子厉景炎。两年前他惜败于楚承昭之手,得了个第二名,获封了三等侍卫。两人不打不相识,年纪又相当,加上脾气也相投,后头又一道去了两淮查案,同生共死的,所以成了挚交好友。
厉景琰从小耳濡目染他爹查案审问,最是能察言观色的。这天楚承昭虽然什么都没说,也没怎么表现出来,厉景琰还是察觉出他的不同来。
当值间隙,他拉着楚承昭低声问:“怎么了?心事重重的,可是家里的事?”
安毅侯府世子后宅的乱是京城中世家圈子都心照不宣的,厉景琰便下意识地以为是安毅侯府的事又使他为难了。
不过这也不算猜错,确实是太太拿捏着楚承昭的亲事,所以他才陷入这般境遇。
楚承昭只这一个朋友,且在两淮的时候,他和宋瑶那糊涂事,也是多亏了厉景琰帮着掩护,才没有叫其他人察觉。
所以他没有隐瞒,道:“我和宋大人女儿的事,你知晓的。我已和圣上请过罪了,圣上没有责罚,只说了我几句。回去后我就禀明了家里,连圣上都搬出来了,太太却依旧不允,只说兄长们还未成家。倒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……”
清官难断家务事,世子夫人郑氏的难缠这几年在京城中也多有流传,厉景琰只能拍着他的肩安慰道:“你年纪总也不小了,你家太太能拖得了一时,难不成还能拖一世?大不了等过阵子,圣上气性过了,你再去求一求,他老人家一高兴,说不定也给赐婚。”
楚承昭虽然说永平帝没有责怪他,但厉景琰觉得永平帝心里肯定是不高兴的——毕竟他们是去两淮办差的,楚承昭这带头查案的,却把先太子幕僚的遗孤给……总归不那么光彩。
楚承昭苦笑轻叹:“我等得,可孩子可怎么等得?”
厉景琰一脸惊讶,手还僵在楚承昭的肩上,“你这……这也太快了吧。”半晌之后,他才缓过神来,坏笑着撞了撞楚承昭的肩膀,“我懂我懂,咱们这年纪,血气方刚的。宋大人家的又长得那般貌美。”
回程的时候,厉景琰帮着他打掩护,骑马走在马车旁的时候偶然透过车窗看见了宋瑶一眼。确实是长得娇俏可人,他当时心里还酸了一下,觉得楚承昭艳福不浅。
他这显然是误会了,以为楚承昭后头又把持不住才弄出这么一个孩子来。
到底是房中事,楚承昭也不想和他多说。
恰好这时候有小太监过来传话,说永平帝上完了朝,宣楚承昭一行人前去觐见。
楚承昭和厉景琰对视一眼,心里都猜到这大概是要对两淮案子收尾了。
两人当即跟着小太监前去,到了书房的时候,书房里还有其他侍卫,都是之前去两淮查案的人。
人都到齐了,永平帝又询问了案子的一些细节。
楚承昭作为查案的领头人,一五一十地上报了。
永平帝这回听案情比上回平和多了,虽然脸色依旧不好看,却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。
约莫过了一个时辰,述职完全结束,永平帝写下圣旨,将涉案官员的全部判处重刑。
最后便是论功行赏了。包括厉景琰在内的其他人都被擢升了一等,予以褒奖。反倒是楚承昭钦点的领头人,只片言语也没有得到,只给了他一座两进的院子。
京中寸土寸金,院子自然是值钱的。可他们一干人都是勋贵子弟,住着豪门大宅,这种小小院落那是谁也不会看在眼里的。
封赏结束后,一行人退出御书房。
厉景琰揽着楚承昭的肩膀宽慰道:“没事啊,咱们在御前行走的,最不缺的就是机会了。况且你起点就比我们高,你看我这升了一等,还是二等侍卫,还不及你呢。”
楚承昭尚未出声,就听身后有人发出一声嗤笑。
两人转头望去,就看到了一个方脸大眼的侍卫脸上挂着嘲弄的笑意。
这人大家都认得,名叫赵武全,是勇勤侯家的嫡子。比楚承昭和厉景琰等人早了几年入宫,之前领着三等侍卫的差事,现下升了一等,也和厉景琰一般是二等侍卫了。
赵武全一直自认是同辈翘楚,宫中年轻的侍卫也一直以他马首是瞻。
可谁知道后来会出现一个楚承昭,入宫便是一等侍卫,简直将他比到了泥地里。
而更让他气愤的是,圣上点派人前去两淮查案的时候,居然又钦点了楚承昭做领头人,反倒让他们一干正经豪门嫡出,去给这区区庶子当马前卒。
眼下大家伙儿都得了封赏,反倒是楚承昭这得了青眼重用的,却只得了个破院子,可不叫他幸灾乐祸么!
“赵武全你笑什么?”楚承昭面色如常,反倒是厉景琰先沉不住气,替他打抱不平,“你可别忘了,在两淮的时候,若不是承昭洞悉了对方的奸计,你早让人扎成筛子了。”
他们去两淮查案是秘密行动。但不知道为何他们到达那处的时候,当地官员却早有准备,在路上埋伏了弓箭手。
赵武全急功近利,当时骑马走在最前头,若不是楚承昭察觉到不对劲,将他从马上扑了下去,他早就被乱箭射死。
提到这件事,赵武全面色一窘,但到底有旁人在场,他也不好露怯,还是梗着脖子道:“你把他说的这般智计无双,怎么圣上封赏的时候独独漏了他?”说着他又无赖地笑了笑,嘲弄道:“哦,对,我忘记楚大人家里还有十几个兄弟呢,怕是圣上想着你家里住不开,所以才雪中送炭吧!”
跟着他的侍卫一通哄笑。他们也是嫉妒楚承昭的好运气的,所以还有不嫌事儿大的添油加醋道:“赵大哥,你快别说了。小心人家家里十几个兄弟找你算账!到时候你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啊!”

太阳城娱乐城小编点评

弯弯那婉约的心弦,有一种说不出的凄楚之美,抒写着我们飘在空中的一曲曲化蝶的旋律,琴音清绝,曲韵悠长。穿成暴君的外室以后(宋瑶楚承昭)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精彩绝伦,情感冲突描写的淋漓尽致,不断拓展剧情,引人入胜。

相关小说